中心官方网站域名更换公告:在上级部门的指导下,中心坚持创新引领,积极推进中医师承教育信息化服务改革。为加强网站管理,中心对官网域名进行了变更。广东中医师承教育研究中心主站域名于2017年10月18日由原来的www.zyscedu.com更改为www.zyscedu.org。
首页 详细内容
国人批判中医,却不知道中医在国外这么火!
发布人:师承中心
615
2020-05-10 16:21
分享到:
摘要:当中医在国内备受争议的时候,海外已经掀起了一股中医的浪潮。

“中医黑”们,最讨厌中医扯情怀,最恨“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之类的话,认为中医都是封建迷信,是伪科学。但是,在全球范围内,中医越来越得到世界人民的认可,越来越多国家通过立法承认中医,规范中医在本国的经营,甚至将中医纳入他们的医保。为什么那么多不了解中医的外国人也用中医,学中医,认可中医?

答案:因为中医有疗效!放眼全世界,全球有40亿人是中医药的受益者。下面略举数例:


中医在日本

中医在日本被称为“汉方医学”,中药被称为“汉方药”,简称“汉方”。新浪微博网友@王建华air 的一篇博文可能更能说明问题:

今天上午一病人说,她在日本访问期间感冒咽痛,去多家医院药店都买不到抗生素。日本的一个教授对她的行为表示惊讶,从包里拿出一小袋貌似速溶咖啡的东东(汉方药),说“我们日本人感冒咽痛发热都是吃这个的!”

中医-日本汉方.jpg

目前,80%的日本医师会给病人开具汉方药,从事汉方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一些大学附属医院开设有汉方门诊,大学的药房售卖汉方药的占74%(妇科占96.7%)。在日本,超市药店中卖得最火的莫过于汉方药,其中不少购买者还是中国游客。汉方药还可以在健康保险中报销,约150个汉方药处方被列入日本公共医疗保险的用药范围,每年的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以上。

曾获得日本医师会授予“最高功勋奖”的日本医学权威大冢敬节,1980年去世前,曾叮嘱弟子:“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10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如今看来,中医在中国的境况,不免令人唏嘘。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中国改革开放刚刚启动,日本人就开始研究《伤寒论》《金匮要略》,以其为基础建立的汉方药更是多达几百个。日本还有一家公司2001年向美国申请了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专利,明确对以芍药为活性成分的包括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4个复方进行保护,并且最终获得了授权。日本在中药六神丸基础上研发出的”救心丸“,年销售额也超过1亿美元。冬虫夏草是中国的“三宝”之一,在日本也被注册了68个专利。

当国人还在怀疑自己的传统医学是欺世盗名的“伪科学”的时候,日本人已经申请了《伤寒杂病论》《金匮要略方》中的210个古方专利!


中医在韩国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韩国《Career》(就业月刊)杂志社以“2010年韩国最热门职业”为主题进行的内部调查结果显示,韩国2010年最热门的职业将是中医师。这家杂志社召集了企业人事部主管、研究机关研究员、大学教授、职业中介人等10名专家,就经济收入、就业机会、职业稳定性、专业性以及工作环境等5项指标,进行研究和内部调查,并举行讲座,得出的结论是:中医师位列第一。

很多韩国人普遍相信,多种慢性疾病西医是无法治好。专家分析,这项结果反映高龄化社会的来临,促使韩国人对中医的愈发重视。韩国没有专门的医学院校,医学专业均开设于综合大学中,与其他专业相比,韩医学招生质量比较高,韩医系规模不大,招生数量有限,却吸引了大量优秀的人才报考。考取韩医的难度比较大,如庆熙大学韩医学院招生分数与韩国最好的大学国立首尔大学相当。每年考进韩医系的新生里,有很大一部分已经是大集团干部、记者,甚至大学教授等相当有成就的人。韩医学的考核也比较严格,在学习过程中设有年级考核制度,不合格者不能进入下一学年的学习,故每年学生落第者不少。

中医在韩国.jpg

虽然韩医学近十年来发展较快,韩国保健社会部(卫生部)对韩医仍采取“允许型”的政策,态度也比较暧昧,令广大韩医十分不安。但是韩医在韩国,无论是地位抑或收入,仍旧处在相对较高的水平。2009年7月31日,韩国的《东医宝鉴》“申遗”成功,成为世界上第一部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的医学著作。《东医宝鉴》内容九成以上来自中国中医典籍,却被说成“韩医学的集大成之作”,并且“申遗”成功,而中医在中国的发展却屡屡受挫,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中医在美国

近年来,美国公众和医学界逐渐认识到传统医学的独特之处,认识到中国传统医学的安全有效和通用广泛的特点,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愿意接受中医治疗。美国著名健康节目Doctor Oz(奥茨医生秀),主持人为一个毕业于世界顶级医学院的美国心外科医生,在自己的主持中体验针灸,并拼命宣传普及中医针灸 best of best。

据NCCAOM进行的一次全国性调查表明,美国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1人接受过针灸治疗。在这些人当中,又有21%的人除了针灸之外,还同时使用过中药、推拿、按摩等方法来治病。此外,有60%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在需要的时候乐于考虑把针灸作为治疗病症的一种选择。美国好莱坞许多的明星、篮球巨星都非常认可中医,甚至美国军方也开始大力运用中医针灸。

中医在美国.jpg

里约奥运会的游泳比赛中,“飞鱼”菲尔普斯肩膀处的黑紫色印记——拔火罐之后留下的痕迹令人关注。

美国内华达州早在1973年就通过了中医合法化法案,这也是美国史上第一部《中医法》。不仅是针灸治疗,中药应用也正式合法化,该法案还承认了中医的独立地位,保障了中医不受西医影响。两年后,该州还进一步修改了该中医法案,规定保险公司支付针灸诊疗费用。美国目前有34个州承认了美国中医执照(NCCAOM)考试,除少数州自行命题考试发证外,该证堪称全国统一上岗执照。

作为独立医学体系,美国政府每年花费超1.2亿美元用于补充和替代医学的研究和发展,而针对中医、中药和针灸的研究项目多达几十种。诚然,美国对中医谈不上推崇,但可以说美国人认可中医针灸,特别是针灸在疼痛方面的作用。

而中医药在美国还处于一个相对较为尴尬的地位,相对于中医,美国人更相信韩医。一方面是美国人相信韩国的医学水平比中国高,另一方面,也是韩医在韩国的社会地位和韩医的培育模式,令韩医的治愈率高出中国一头,从普遍舆论上来说,美国人更信任韩医。


中医在欧洲

1991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和德国人Herr Staudinger合作,在德国巴伐利亚州建立了德国第一家中医医院,设有80张病床,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派出医生、护士、中药师、中医营养师、中医厨师等专业人士,对德国病人实施“原汁原味“的中医治疗。管理由中德双方协商共管。开业之际,德国卫生部长亲自参加了开业典礼,中德两国多家媒体给予报道,并且在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来医院参观的医生、医疗团体等络绎不绝,加上媒体多角度、滚动式的报道,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引起了轰动。

伴随临床工作的开展,中医书籍杂志的翻译、科研教学工作的全面展开,明显地推动了中医在德国的发展。迄今为止,该院仍是德国,乃至欧洲唯一一所社会保险公司付费的以中医治疗为主的中医医院。基于良好的治疗效果,2010年始成为心理疾病治疗中心。

瑞士这个人均寿命82.4岁、排名世界之首的「健康大国」,从1999年3月开始就将中医、中药、针灸的费用纳入国民医疗保险。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匈牙利某中药制药车间.jpg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匈牙利某中药制药车间

作为欧洲第一个实施中医立法的国家,2013年匈牙利国会就通过了中医立法,中医师在匈牙利拥有正规的行医许可。2015年,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签发颁布了中医立法实施细则,承认中国高等中医院校学历,中医师有5年相关工作经验并符合相关条件,可申请在匈牙利独立行医的中医从业人员行医许可证。匈牙利总人口不到1000万,有近600名匈牙利医师开设有自己的中医诊所。由此可见匈牙利从医学界到民众对中医的认可程度。


中医在澳洲

澳大利亚是全球首个以立法的方式承认中医的西方国家。从2012年7月1日开始,在澳大利亚正式注册的中药、中医师能够在澳大利亚合法行医,并且在澳的5000余家中医诊所被正式纳入澳国家医疗体系之中。在澳大利亚,有百分之七十的医生会在治疗以后向患者推荐针灸理疗,一年中连续十二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患者,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百分之十,几乎所有的医疗保险机构都对针灸调理治疗给予补贴。

就诊数据显示,全澳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服务约280万人次,其中80%的患者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主流社会群体,全行业年营业额达上亿澳元。

随着近年中医和中药在澳大利亚的推广,澳大利亚社会对中医药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中药也被列为澳大利亚“补充药品”中的重要门类,联邦政府也正式成立了国家中医局,并公布全国中医注册标准。

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有二十所大学提供中医课程。其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更是提供研究生课程。此情此景,可谓是墙内开花墙外香,但是,还是要说上一句,“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花无空折枝”,莫要待到未来无以为继之时,再来回首这些蹉跎着无视中医的日子。

020-84209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