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官方网站域名更换公告:在上级部门的指导下,中心坚持创新引领,积极推进中医师承教育信息化服务改革。为加强网站管理,中心对官网域名进行了变更。广东中医师承教育研究中心主站域名于2017年10月18日由原来的www.zyscedu.com更改为www.zyscedu.org。
首页 详细内容
张艺谋:得罪天下西医,我也要为中医说出这句大实话!
发布人:师承中心
580
2019-08-28 17:39
分享到:
摘要:中医药和文艺,可以说是一对名副其实的“玩伴”。而张艺谋对于中医,持着怎么样态度呢?在这几千年历史长河中,你知道中医药和文艺都擦出过哪些火花?张艺谋、陈宝国、冯远征……在这些文艺“大咖”的背后,又和中医药“激情燃烧”着多少鲜为人知的“情愫”?

说起张艺谋,大家都不陌生, 这个中国电影导演,是“第五代导演”代表人物之一,1987年至1999年执导的《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活着》、《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等影片,令其在国内外屡获电影奖项,并三次提名奥斯卡和五次提名金球奖…但是不为人知的是,他和中医的故事。

“中医药是人类的财富,是全人类的光荣。我们中国人是最多的,中国是很了不起在哪里?她养活了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她还让这些人最健康,这是多难的事情。现在的趋势是全球化,不看是你家,还是我家,你国还是我国,人类是一个大家庭。所以,中医这么了不起,在我们知道西医之前的几千年,我们靠中医来治疗,让祖祖辈辈就这么繁衍、健康到今天。现如今,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这个经济体如果兴旺发达,就能带动全世界。过去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很健康,就是依靠中医。我觉得中医药真的了不起,对人类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张艺谋曾经发出这样感叹。

中医 师承中心 张艺谋.jpg


 “化学反应”:文学经典里的中医药  

就以辛弃疾的大作《定风波·用药名招婺源马荀仲游雨岩马善医》为例,作者用药名本字、谐音字嵌入中药名,浑然一体。

比如,商陆(山路)、木香、禹余粮(雨余凉)、石膏、无荑(吾已)、防风、常山、栀子(知子)、紫草(子草)、海藻(海早)、甘松、竹等,这中医药与文艺的结合,尽管历经了数千年,如今读来依旧是美不胜收。

清华大学健康传播研究所副所长苏婧等专家认为,在科学主义兴起之前,中医药不仅是治疗疾病的手段,它还融汇医学、文学、史学、哲学等于一身,“化学反应”形成的中医文艺经典,成为传统文化的血脉。

师承中心 中医 红楼梦.jpg

《红楼梦》提及“冷香丸”“蔷薇硝”“虎狼药”……不胜枚举。有统计显示,这部名著涉及中医病案十余个、病症百余种、中药120余种,涉及内、外、妇、儿等诸多科室。

“佗乃下刀,割开皮肉,直至于骨,骨上已青;佗用刀刮骨,悉悉有声……佗刮尽其毒,敷上药,以线缝之”,正史中并未详载这位医生的姓名,但在小说家笔下,华佗高超的医术和关羽的豪气跃然纸上,“刮骨疗毒”的故事流芳百世。

“儒而知医”。自古以来,众多文人墨客与中医药结下不解之缘。苏东坡不但是文学家、政治家,还是一名精通医理的中医药学家;不但写诗赞咏黄芪、薏仁、石菖蒲、橘皮等多种中药材,还把收集的方剂著成《苏学士方》《圣散子方》,流传后世。

现代文艺作品对中医药文化的展现和传播更为丰富。从电影《李时珍》到《大明劫》,从电视剧《大宅门》到今年年初热播的《老中医》,作品中都有不少有关中医药的桥段。


  张艺谋蜂毒驱寒,陈宝国汤剂保命  

平日里光鲜亮丽的文艺“大咖”,也吃五谷杂粮,疾患在所难免。“我母亲就是医生,很多人找她看病,喝了她开的中草药,身上的斑、疮就好了。”著名导演张艺谋回忆,他甚至还接受过中医蜂疗驱寒,“蜜蜂的毒刺不停地扎患处,效果不错”。

同样出生于中医家庭的,还有著名演员冯远征。“我爷爷是陕西韩城老家很有名的中医,专长治伤寒。”冯远征在谈到出演之前热映的《老中医》时说:“能扮演中医,也是冥冥之中跟爷爷的一次对话。”

师承中心 中医 冯远征.jpg

“在当年我幼小的心灵里,中医是‘神奇’的。”著名演员陈宝国说,“我小时候这条命差点留不下来,多亏老中医赵炳南(音)救我一命。”在那时,陈宝国就吃了300多剂汤药,“都说我从小在药汤子里泡大的。现在呢,有个头疼脑热,吃点儿丸散膏丹,心里就踏实很多”。

曾热播的冰上真人秀《跨界冰雪王》节目现场,一众演员们亲眼见到中医骨科的神奇:演员左小青骨盆倾斜,在北京中医医院专业医师的手下,一声轻响便复位如初,引发旁观者一片惊叹。


  张艺谋:对中医应长存敬畏之心  

“当今,全世界都在讨论人与自然,实际上,几千年前的中医,早就提出‘天人合一’的理念。”在张艺谋看来,我们应长存敬畏之心,去深入中医、了解中医。

当时为了写好《老中医》剧本,编剧高满堂在剧中“孟河医派”的发源地——江苏常州住了几个月,读了30多本医书,还专程请陈宝国、冯远征等演员到“孟河医派”诊所随医出诊、学习脉诊。

“如果让我明天就站在摄影机前表演老中医,那是亵渎,我没自信,也没这权利。”参演该剧的陈宝国说,“突击式”作品,就是“自杀”。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他将把精力全部投入到对角色的熟悉和把握中去,“有观众说‘只要有你大名,这部戏错不了’,我得担得起这句话”。

“我国自古对医生有更高的伦理要求,医家须有割股之心,悬壶济世、大医精诚。这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敬畏生命、尊重医生的观念和伦理要求。”苏婧认为,在现实背景下,这些传统文化的精华需要借助文艺作品更多地呈现、传播。

“中医是一本人生的大书,无所不包、无所不融。”高满堂深有感触地说:“你读懂了中医,你就读懂了人生。”中医才是根源。

020-84209520